应届生求职网小程序
查看: 13750|回复: 0

[综合经验] 北大女生西门子的实习日记(转)

[复制链接]

主题

好友

1万

积分

世界首富

发表于 2008-8-20 16:13 |显示全部楼层

1 天狗吃月亮 
《世界商业评论》ICXO_COM ( 日期:2004-09-06 17:06) 

-------------------------------------------------------------------------------- 


  在望京的那个德国公司,我开始了实习生活。A&D(Automation&Drives)部门和我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但GM Office不需要技术人员。2003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向大家作自我介绍:“You can call me Frances. 

   顶头boss是公司的vice president,同时也是A&D的GM,一个kawayi的德国老头,长得非常卡通。第一次见面,他那硕大的肚皮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这直接导致了在接下来的相处中,我总在计算那个肚子落地的冲量。另一个boss,是部门CM (Commercial Manager),典型的德国帅哥,1米9的个头,刚毅的面部线条,没有温度的笑容,就是那种在早上说Morning时不会看你的professional person. 

   办公室布置得简约而专业,据说是为了配合boss的个人风格,冷冷的色调,男性化的摆设,只有窗台的鲜花让我感受一丝若有若无的柔媚。磨砂玻璃把GM Office的空间和外面宽大的工作区隔了开来。Boss喜欢龙,所以玻璃的右上角有个龙的图案,但中国员工一致认为那画的是天狗吃月亮。 

   我和Miss Liu还有Linda一起工作。Miss Liu是那种看上去很传统的女子,美丽的眼睛,却讲流利的德语和英语,作为一个忙碌的白领和年轻的母亲,她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二者的关系。Linda是个modern的jj,总是搽着紫色的唇膏,但我个人认为橙色更适合她。我明知故问为什么她身上那么香,她吐气如兰:“我用Red Earth.”这个叫作“嫣妮(泥)”的牌子,我们在宿舍里乡土地称作“红土地”。 

   玻璃门外,是勤奋工作的哥哥姐姐婶婶伯伯爷爷奶奶们。在这里,中文混杂着英文和德文,经常是先说英文,突然改为德文,又猛地冒出几个英文单词。还有那种浓重德国腔调的英文常让我一头雾水,心惊胆战,检讨自己的听力水平。久了,就像键盘上的shift键,随时切换。想起来,生活中,谁不是随时转换自己的角色呢? 

   Marketing Division的Andrea非常pp,是德国来的intern,每次和她说话,我总想带把尺子量量她睫毛的长度。还有那个aggressive的Dr. Peng,打电话的时候就像拿个大喇叭向全世界宣告:“阿拉上海人。”每每此时,他对面那个文质彬彬的gg就会呈现一种很痛苦的神情,我从他那忍气吞声的样子准确地推断出他来自清华。 


2 死猪不怕开水烫 
《世界商业评论》ICXO_COM ( 日期:2004-09-06 17:05) 

-------------------------------------------------------------------------------- 

 

昨夜没有睡好,清晨醒来就觉得如宿醉的头疼,令我想起office里那种混浊的空气 

,还有下午每每涨痛的头脑和混乱的思维。在办公室呆久的人,我想是不会长命百岁的吧。 

   从开始的谨小慎微,到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用太长的时间。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我 

还是怕烫的。Office里的人都戴着面具,这是必需的,因为专业的笑容可以掩饰很多东西,而工作本身就相对单纯,所以不要有太多的杂质,那会阻碍视听,简单一点就很好。短短几个月,我已经习惯了在走进office的时候,展示笑容,尽管我在父母眼中永远都是个小姑娘。习惯了和人说话时,作出一种很感兴趣的样子聆听;习惯了在拿起电话时,用一种很温柔的声音说“Hello! This is Frances speaking.”习惯了捕捉对方挂电话瞬间泄露的厌烦,说完“Thank you”后在心里骂个“Shit”。其实这样蛮好的,大家都有压力,都在隐忍,为了能够cooperate effectively,我们一直在努力。 

   GM Office的电话总是繁忙的。Linda有时候累了不想接,就让我代劳。 

   Hello, this is intern Frances speaking. 

   Hello, could I speak to Linda please? 

   I am sorry, but Linda is talking to Mr. Platsch right now. 

   Are you kidding? This is Platsch speaking. 

   ...... 

   我无语了,好在这样的错误只有一次。 

   终于熬到午餐时间,这是一个相对美好的时刻,因为可以走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一下院子里的春天。喜欢和Dr. Peng一起用餐,从加拿大归国的他说的话比吃的饭多,这样我可以边吃饭边听他说城隍庙的小吃,胃口很好。他的很多观点我是不敢苟同的,但有一次例外。他说,在张艺谋的女弟子中,除了董洁,其他的都是农民。你看,巩俐,还有那个章子怡,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嘛。实在是太精辟了,爱死他! 

   回到办公室,GM老头还在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我问他为什么不吃饭,他说,减肥!我惊诧于他的志向,因为我觉得他的肚子非常可爱,如果没有的话,我的生活会很无趣的。他递给我一叠本月JVs output data,让我照以前的图表,给出分析数据,并作图。在我 ** 的瞬间,他取走了我桌上的两块德芙巧克力。 

3 Pretty good! 
《世界商业评论》ICXO_COM ( 日期:2004-09-06 11:03) 

-------------------------------------------------------------------------------- 


  拿着厚厚一叠数据,我手足无措。作boss真好,只要下达命令,然后result-oriented,至于过程根本不必在意。但是我现在什么也不懂。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Miss Liu,她说现在很忙,没法帮我,但是可以发个以前的数据分析图表。谢天谢地,这就是我的稻草。 

   我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看懂这些数据的含义,这相对容易,毕竟是学金融的,对于output这样的数字有一定的敏感度。难题就在于图表中的注释是用德文标注的,而我对德文一窍不通,现在就要弄清这些data是怎么来的,我只好根据excel中的显示一个个查数据的来源公式,终于明白自己对它的掌握是如此肤浅。不知过了多久,老头突然站到我身边:Have you finished it, my girl?我头也不回,盯着屏幕问:Is it urgent?老头说:No, I just want to see how it is going. Take your time!我转头望着老头那通红的小圆鼻,天知道那是多么可爱的小圆鼻啊! 

   ...... 

   把报告交上去的时候,很高兴地听见老头的评价:Pretty good!我长长松了口气,朝Miss Liu做了个鬼脸,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自我学习能力是很重要的。” 

   坐在回来的班车上,我闭着眼,感叹这一下午的有惊无险。暗暗盘算着应该学一点经常用到的德文,这样会方便我的工作,至少不会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盲。可是转念一想,那些卷着舌头的发音会让我有很强的挫败感。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旁边坐着那个清华gg,顿时精神大振。我们开始聊报酬,感叹薪水微薄,不足以养家糊口;感叹压力的突如其来,导致捉襟见肘;然后又庆幸这里的福利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我说:“你知道吗?好多女员工都冲着四个月的产假跳槽到这里生baby的,四个月喔,好幸福啊!”清华gg“喔!”了一声,认真地说:“Miss Lin原来是冲着这个来实习的啊,真是目光长远啊!”望着他那诚恳的表情,我只有一个想法——扇他!!!!狠狠地扇! 

4 黑梅日 
《世界商业评论》ICXO_COM ( 日期:2004-09-06 11:02) 

-------------------------------------------------------------------------------- 


    夜已深,我独自在屏幕前敲着键盘,这时候的思路清晰,情感却飘浮。人家说牛奶助睡,可我还是找不到睡意。三天了,都在疯狂地听小齐的《再见黄鹤楼》,仿佛自己就坐着远行的列车,望着渐渐消失的身影。舍友说我从未有像这次一样迷恋一首歌曲,而且是这样的风格,我也无法解释这种依赖。也许是那种激荡的沧桑,还有那淡淡的柔情,淡淡的伤感,让我没有一点点的抵御能力。我想我是疯了,只想跳出现在的圈,过一种洒脱而散漫的生活,我不要伤感,一点也不要。 

   兴冲冲地对舍友卖弄:“德语的早上好是morgen,就像摩根。”两天后再问她,德语的早上好怎么说啊?答:麦肯锡。 

   今天应该是我的黑梅日吧,我想。总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乱糟糟的。Boss要赶去参加一个会议,Miss Liu着急地作correspondence checking,他的presentation资料我已做好分类装订成册,正要递上。Miss Liu拦住了,“怎么能这样呢?你订得一点也不齐,这样很不负责任你知道吗?”她拿过册子,马上拆开,重新打孔。温柔的她从来没有对我如此严厉,我很惊讶,更多的是惶恐,但还是平静地说:“我来吧,这次会认真的,请放心。” 

   ...... 

   送走了boss,我滩在椅子上,脑子一片空白。Miss Liu望着我:“我不是在怪你,虽然是小事,但这是一种工作的态度。我以前也和你一样,骂过后就知道改了。”我淡淡地一笑:“是我做得不对,谢谢指点。”现在想起来,那个笑容一定比哭还难看。 

   独自在coffee room里喝着咖啡,苦苦的,就像我此刻的心情。热热的蒸气模糊了我的镜片,模糊了我的眼。之前在这里也有过tough的经历,但都不及这次。其实说真的,我很能理解,也蛮感激的,因为她是那样要求自己的,而且愿意指出症结。人被push的时候,很容易呈现一种aggressive的状态。我要做的就是正视自己的态度。感谢这样的经历,现在看简单的表格,能感受一种professional spirit,这是对细节的关注。 

   下班的时候,Miss Liu笑问我为什么要把头发扎得高高的,她说:“你把头发放下来会更柔和一些,会显得不那么——张扬。”我说这是个不错的idea,我试试。 

   把自己丢在班车上,闭上眼,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我今天真的很累。周围嘈杂的声音,让我更觉得心乱如麻。前面正在热烈地讨论F4究竟是指Flower Four还是Foolish Four,若是平时,我不会这样置身事外。昏昏沉沉中,感觉到熟悉的手机铃声,却茫然地不知所措。等到反应过来,对方已挂机。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打回去,传来了很不耐烦的声音:“拜托,这里是总机。”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这个很重要的机会slip by了,骂了声shit,引起了身边一mm侧目。 

   回到寝室,不吃饭,上网。看了三角地的一些帖子,开始愤世嫉俗,骂不绝口,舍友们知道我疯了。打电话给papa,爸爸说他监考刚回家,我说:“我好累啊,爸爸!”然后泪如雨下。我真的是个很脆弱的人,爱哭,敏感,神经质,典型的水象星座。爸爸说:“孩子,你不要哭啊,不怕同学会笑你吗?”我说:“只要有爸爸,我什么都不怕 

!” 

5 非典来了 
《世界商业评论》ICXO_COM ( 日期:2004-09-06 11:02) 

-------------------------------------------------------------------------------- 


   我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所以要成长。王朔在《看上去很美》中说,心情就像掉在地上的铅笔,外表完好无损,内心却断成一截一截。我想,强撑着维持一个完好的外表,有的时候真的很痛苦啊。-- 

非典了,我率领Dr. Peng和清华gg去领口罩。一共400多个,看着他们辛苦的样子,我过意不去,于是帮清华gg分担了5个,他感激地说,会记住我的。 

   所有下属部门的经理秘书来领口罩,于是在这个局促的空间内,空前地聚集了各层楼的mm。大家有说有笑,像是在等待一场盛宴,各种各样的香水味,还有好听的声音,这在GM Office里应该是很壮观的。大家说,“我们真的要在办公室里戴口罩吗?那会是很滑稽的。”“对啊,呼吸困难呢!”这使我想起了去年生日时大家争论端上来的菜是蘑菇还是香菇的场景,生活真是很有情趣的,尤其是女人多的时候。 

   我转头,发现CM从他的办公室探出脑袋望这边看。他的嘴裂到耳朵根,从来都没有笑得这么灿烂。他终于忍不住了,走了出来,说其实在口罩上撒上香水戴起来会很舒服,我们表示认同,因为他说的话本来就是让大家来认同的。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所有的实习生暂时不用上班了,我偷着乐,因为这满足了懒人的心愿。乐呵呵地说byebye!我对Miss Liu说我每周都会打一个电话的,直到再见。 

   敲键盘的时候,经常会感觉到突来的寒意。想停下来,好好想一些问题。很少用调侃的语气来描绘生活,觉得生活中没有那么多可爱的事情,事实上我忽略了很多。只是心存感激,这一路上的支持和理解,还有志同道合的快乐,就像这口茶,温暖而馨香..

+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应届生微信小程序|应届生求职网YingJieSheng.COM ( 沪ICP备12015550号-13 )

GMT+8, 2024-5-25 12: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